鞠熀先:用纳米技术“捉拿”癌细胞

鞠熀先:用纳米技术“捉拿”癌细胞
头天夜里,修正学生论文到次日清晨三点;次日上午9点,到工作室持续修正、评论;之后几天投完论文,与学生说话、交流后,再给课题组全体成员开会、评论研讨进展……  这便是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鞠熀先的作业节奏,多年无休早已是寻常。拼命、谨慎、执着,是学生和同行给鞠熀先最多的点评。  40多年前,在田间插秧的鞠熀先,在化学教师编的元素周期表顺口溜中,发现了化学的趣味。30多年来,他在生物传感、剖析化学、纳米资料等范畴深耕,将纳米技能引进电化学生物传感范畴,提出疾病标志物高活络检测新原理与新办法,为癌症的精准医治供给了新技能。  前不久,在第14届全国化学传感器学术会议上,鞠熀先捧起“我国化学传感器首届雷磁出色成就奖”的奖杯。  良师引路为其推开化学大门  站在工作室窗前,看着校园里的一草一木,常让鞠熀先感觉恍如隔世。生于江苏省靖江市一户农家的他,少年常常要背着篮子割草喂猪、在稻田里插秧,每天放学后都要帮着家长干农活。上高中后,他遇到了化学教师王雨生,这位教师将一个个化学元素、分子式讲得非常风趣,让鞠熀先着了迷。  “那位王教师能把元素周期表编成顺口溜,念起来朗朗上口,还简单记。那时也没有任何试验器件,完全赖教师一点一点地讲,我则在脑中,靠幻想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化学试验。”鞠熀先笑着说。  靠着王雨生教师的循循善诱和自己对化学的痴迷,1982年高考时,鞠熀先化学单科考出了94.5的高分,拿到了南京大学剖析化学专业的选取通知书。  刚入校,鞠熀先便一头扎进南京大学图书馆,每天早早地就去图书馆排队、抢座位,翻看许多化学课外书,并整理出厚厚的笔记。  尽管化学优势显着,但英语却成了鞠熀先的“老大难”。“刚入校时,我的英语根底真不可。由于在乡村上学时,教育条件有限,连26个字母都读禁绝,大一时我被分到了英语慢班。”他回想道。  不过,小小的波折,没吓退鞠熀先,反而让他愈挫愈勇。每天清晨6点,他就爬起来背单词、看英语范文、培育语感;到了博士阶段,他的英语成果已能到达八九非常(百分制)。现在,他已宣布了620篇SCI论文,出书了4本英文专著。  拿出在头发丝上“绣花”的耐性  对化学的爱好,让鞠熀先在许多问题上,比他人钻得更深。大一,在上榜首门试验课《无机化学试验》时,他曾跟任课教师评论能否改动试验过程,以让试验更简捷、高效。  考研时,鞠熀先以班级第1名的成果,考入我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陈洪渊门下,后又在陈洪渊和我国剖析化学家、我国科学院院士高鸿的指导下,攻读博士学位,随后赴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从事博士后研讨作业。  “做科研30多年,最困难的就数读博那段日子。”鞠熀先回想道,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地点学院设备有限,同学们只能几个人合用一台仪器做试验,白日晚上倒着做。“做完试验,常常现已到清晨两三点了。后来由于我常作业到后半夜,大楼的关门时刻也拖延了。”  有段时刻,鞠熀先从事微电极剖析化学研讨,但这需求自己制备出“肉眼看不到”的精细传感器。“制备传感器要用的碳纤维,其直径只要头发丝的1/10;要将这么细的碳纤维,做成碳纤维电极,咱们有必要拿出在头发丝上‘绣花’的耐性。”他说。  但这些困难,并未约束鞠熀先的创造力,“我胆子比较大,喜爱不断测验”。  上世纪90年代末,纳米研讨风生水起,鞠熀先注意到纳米资料的特异性,它们能够扩大检测信号,检测出浓度更低和丰度更低的生物分子。  “假如将纳米资料应用到电极上,就可进步生物传感器的活络性。”从那时起,鞠熀先便将纳米技能引进电化学生物传感范畴,借此完成分子辨认与信号扩大。  “用上纳米技能,试验人员就能观察到分子是怎样完成相互作用的。这有利于研讨人员了解分子在生命构成过程中,详细发挥了哪些作用、是怎样发挥作用的。”他说。  探究出纳米资料的奥妙后,鞠熀先逐步将之应用到生命科学范畴。“假如在癌症发作的前期,就能用其辨认出癌细胞,医师对患者更早进行确诊,那将大大削减癌症对人类生命的要挟。”他说。  2007年,鞠熀先经过“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技能(RT-PCR)”检测到肿瘤细胞内癌胚抗原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提出循环肿瘤细胞的高活络检测办法,提醒了食管癌患者在手术前后,循环肿瘤细胞动态改动与预后作用之间的联系。  手把手教育生怎样写论文  从2012年到2013年,鞠熀先和团队在世界上初次把荧光分子技能应用于癌症术后效果的监测,处理了精准癌症医治的关键问题。  在这项课题中,鞠熀先带领学生花了一年多的时刻,不断做细胞试验,又在小白鼠身上不断进行试验。“仅在最终的论文上,咱们就附了100多张图,这是从几百万份数据中提取出来的。”他说。  回想起那段攻坚的日子,许多团队里许多学生都浮光掠影。“鞠教师对每个试验过程要求都非常严厉,每幅图都凝集了无数个日夜的尽力。”鞠熀先的一位学生说。  鞠熀先严厉要求学生,更严厉要求自己。在鞠熀先的工作室里,有一整面墙的论文、专著,他规则自己每周有必要排出固定的时刻,阅览学科最新文献。南京师范大学化学与资料科学学院教授戴志晖至今都记住,2001年自己博士入学榜首天,鞠熀先就鼓舞咱们,“要做原创性研讨,引领世界前沿”。  鞠熀先的学生、山东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邹桂征仍然明晰地记住17年前与鞠熀先榜初次碰头时的景象。“那时他正在修改学生的论文,看我来了,他顺手递给我一个梨,忽然教师的鼻子就流血了。”邹桂征回想道,后来他才知道,流鼻血是由于多日修改论文劳累所造成的,而给学生吃水果,是他多年来的习气。  邹桂征的宿舍,正好对着鞠熀先的窗口,无数个夜晚,清晨一两点钟,鞠熀先窗口透出的光,都是整座化学楼仅有的“亮堂符号”。  “鞠教师给咱们改论文时,都会让咱们坐在身边,手头放着一本中文字典、一本英文字典。从标题到参考文献,每改一处,他都会问咱们有没有改动咱们的原意,遇到不确定的字句,就翻开字典查。一篇论文改下来,咱们就知道今后该怎样写了。”邹桂征说。  鞠熀先改完论文,常常已是深夜,化学楼旁的校园大门上了锁,出不去。这时,邹桂征会帮着鞠熀先把自行车放到大门的栏杆外,鞠熀先则从栏杆缝里侧着身子挤出去,再骑车回家。  “对学生‘严是爱、松是害’。学生的事,便是我的事。”鞠熀先说。  金 凤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